嫯赘

一个人过去的错,就是往昔的累赘

只是设一个首页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这个校霸还不赖嘛【横妙】

念念设定,就加了个丁妙妙
向横×丁妙妙
我觉得我还是男女配比较适合我这种文笔渣的人啊
惯例勿上升

—分割—

“小兔崽子,敢跟我们一中校花搞上关系呀?你也不看看我凭实力弄上的一中校草也没有跟她搞上关系,小子你怕是活得不耐烦了”一个长得不咋地但又很嚣张,自称校草的男人靠在桥的栏杆上,漫不经心地对另一个人说话

在他的对面,站着一个穿着十八中校服的男生,薄薄的嘴唇扬了一下,对着他说:“第一,我不认识什么校花,更何况搞上关系,其次你……恐怕打不过我”

“什么?好,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实力”男人挺直了腰,不屑的说

男生活动了筋骨,骨头发出的脆响,放下背上的书包,拿起地上的棒球棒,与男孩极为邪魅的笑容相违和,“你们,”男孩指着周围的人说“一起上。”

棒球棒在几分钟后落在地上,男孩用大拇指擦了擦嘴角的血,说“记住,不要来找我的麻烦,要不然就是你的麻烦了”男孩说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好衣领和领结,背上自己的书包,走上台阶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要不是地上那些受伤的人,别人都看不出这里打过架

“喂,向横你在哪,十六中的人为什么要找你?”电话里的声音很着急

“emm,林说,先不说他们,现在有件事想让你解决”名叫向横的男孩对一个叫林说的说

“嗯,你说,我看看我和林东阳能不能做到,咦,你向横怎么会要别人帮忙,稀奇”

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我妈不是说要给我相亲嘛!今天我就陪你去逛街买东西”

“欸,不是,向横,你相亲为什么为什么是我去买东西,还你陪我,你该不会是要我替你去吧,别别别,向横你跟我认识多少年啦,什么事我都可以,就这件不行,你妈什么品味,我不说你也知道呀,像你这个富家公子,你妈就要一个有钱的儿媳妇,这件事我是不会答应的,你……”林说一口气说了很多话虽然喘不过气,但他知道这件事不管怎么说也不会答应。

“林说,你别说了,你就答应嘛,好嘛”请忘掉刚刚打架的向横,可能这个才是真正的向横,向横奶奶的声音从林说的手机里发出。

林说浑身抽搐了几下,说:“别呀,向横,大家都是兄弟啊!”

“你当我是兄弟就帮我”简单明了的一句话
从向横嘴里说出

“那我随便想怎样就怎样?”

“嗯,只要她不告诉我妈就好,反正我肯定不会喜欢她的,明天3点***咖啡厅”向横开心地不得了,终于摆脱了啊

林说家

“弟弟,我亲爱的弟弟,你哥有件很重要的事邀请你帮忙”论林说忽悠弟弟那可是一流的

林说跟林东阳说了明天的事,林东阳一口答应下来

-向横我跟你说,明天我弟去
-真?
-真
-不知道今天买的东西她会不会喜欢,喜欢就糟了
-放心,我选的,女孩肯定讨厌你的,哈哈哈,小时候,我装死我弟担心得很,他知道我是装的,整整一天都没理我,恶作剧我还是挺在行的
-好

约会的时间到了,向横看着时间,坐在另一桌上,拿着可乐看着预订好的座位,林东阳正坐在凳子上,向横回头对林说说:“你弟可以?”

“放心,可以的话最好来个亲戚,哈哈哈”林说开玩笑的说着,嘴里还咬着吸管

“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”轻柔的女声让林东阳感到熟悉,抬头看了看

“就妙姐嘛”林东阳漫不经心的说,过几秒又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女生,“妙姐,真的是你”林东阳定精打量,面前的女生没有浓妆,只涂了个口红,穿了个白色连衣裙,踩了一个恨天高

“林东阳?你怎么在这里,那个叫向横的呢?”被林东阳叫做妙姐的女生一脸疑惑问

“哦,妙姐,他,他有事来不了,哦对了,这是横哥给你的礼物”林东阳胡乱编一个理由就把礼物给妙姐

“好,替我向他说声谢谢,哦对了,别再跟你那什么横哥待在一起了,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学生,也不是什么好人,肯定就是脾气差,什么事都干不好的人,林东阳你可是三好学生,年级第一,学品兼优的好学生啊!听姐的话,没想到阿姨说的家常还有点用,我走了,记住今天我跟你说的话”她提起包就往外走

“?林说她是不是在骂我啊”向横听完问林说

“祖宗,你才听出来啊”林说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向横

向横听完跑出门,抬起脚成90度踢向女生走去的位置(动作可参考第二人生程以清被群殴后的花絮,丁程鑫踢的脚)

“别别别,冷静”林说在一旁劝着,林东阳跑过来对林说说:“哥,是妙妙姐诶”

“知道啊,她那个恨天高,谁还不认识,上学就穿那么高的鞋。”林说还用手指比出高跟的高度

“你说,他是你们的亲戚?还被你说中了?”

“对啊,他是我的表姐,我哥的表妹,虽然只是比我哥慢出生几个星期。叫丁妙妙!横哥,别嫌弃啊,妙妙姐长的好看,学习也很好的呢!性格也很大姐大,恐怕送点礼物她不足为惧”林东阳很认真的跟向横解释到

“管她三七二十一,我是不会跟她扯上半毛钱关系的”向横信誓旦旦的说,“折腾了一下午了,先吃饭吧,昂对了,你们请客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丁妙妙是你们的亲戚,而且是你乌鸦嘴说中的,林说你可别赖账”向横拍拍林说的肩

“请就请,怕你?”林说背上包,拉着林东阳走去西餐厅,心里还想着怎么会交了个向横这样的朋友


“爸,别在安排什么相亲了,你都不知道,今天不仅没见到人,还遇见了东阳,还有那礼物,幼稚到不能再幼稚了,送了一个信,写着哈哈哈你被骗了,没想到我放你鸽子吧!哈哈哈哈,你说会不会脑壳有问题?”丁妙妙对着手机说

“妙妙,你要相信日久生情。暑假放完要换所学校了啊,待会发邮件给你,老板有个会要参加,好,妙妙,先不说了哈,再聊”

“嗯”挂完电话丁妙妙叹了口气,望着信笑出声“还好的转什么学”

“林说你给什么礼物给她”

“一封信”

“什么!?你只给她一封信?写什么?”

“写,没想到我放你鸽子了吧哈哈哈哈”

“这就是你说的恶作剧?林说你这招只能对你那纯洁单纯善良,最重要的弟弟起作用吧!”

“额,好像是诶,不过好像林东阳去厨房去那么久,会不会出问题”

“行行行,弟弟先去看,弟弟最重要”向横几度都想要隔着网线打这个弟控

跟林说挂了电话,向横躺在床上,说:“这个丁妙妙到底什么来头啊,怎么一来就知道我是什么人啊,不对不对这不是我,我怎么是那种人啊,啊啊,为什么满脑子都是那个丁妙妙啊,我要与丁妙妙划清界限,不要再有联系啦!睡觉”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庆幸

敖子逸没出道虽然很伤心啊,但是组合的名字不是我说有种怪怪的感觉,歌也很奇葩,虽然还行,但是为什么要把崽崽的特点磨灭呢,第一句好久才听出来是小马哥啊(给自己一个安慰)

完蛋了
目标实现不了啦
我已经忘不了敖子逸了
晚上作死看美食视频,看着别人吃着火腿肠,我已经在克制没有想他,弹幕居然@敖子逸啊!
完蛋了,离不开了冷圈了,离不开那个狗狗眼,眼里还有星辰的人,忘不了那个会跳舞的手,擦不干看敖子逸的口水,忘不了他的笑话,忘不了他的表情包
咳,已经在坑底里住大别墅了
(才过了一天啊!)

目标:两天内我要戒掉敖子逸
虽然他带给我很多快乐
虽然他让我为他流过5天的泪
虽然他让我体育考试有进步
虽然他在我生命中留下很深很深的印记
虽然他让我在最最困难的时候,拉我一把
虽然他使我身边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存在
虽然我很喜欢很喜欢他
虽然我觉得他性格和我很像
虽然我照片有一半多一点是他
虽然千玺粉了5年,只有屈指可数的10张,而他已经快赶上我对千玺的喜欢了

所以,公司你TM有什么资格去把一个比全部崽崽训练的时间多的敖子逸就这样抛弃,当初敖子逸没有和自己最喜欢的黑土哥去易安,都是你当初说一定让敖子逸出道,他还小,还有大把时光,但那5年半,是敖子逸最宝贵的时期,你TM就这样忽视,你以为你是什么女娲,做过什么好事,让你在这里浪,敖子逸回家就回家,不怕你这个垃圾公司

你知道吗,我一直在等你的故事「逸我」

“叮叮叮叮……”放学的闹钟响了。
“放学了,同学们,你们回家先完成作业,懂了吗,你们现在是初二了,不要让别人担心了,好吗”老师语重心长地说着话。
“好……”一声不耐烦“好”响起来。
“诶,你说老师说这些话有什么用啊,明知道大家都不会听耶!你说老师会不会是想谈恋爱啊!”同桌说着,还带点八卦的气味。
“嗯,你说的都对”我说着。
“好吧,你这个班长都不会听这些的啦,说的也是白讲!”同桌叹着气。
“我走啦”我匆匆跟同桌说再见。
“等等,你是不是去找那个初三的小哥哥啊!你那副显微镜的眼睛啊天天看着另一栋楼六楼,那个小哥哥还偏偏坐靠窗,不是,老师不是说过小小年纪不能谈恋爱咩”同桌斜眼看着我。
我被她说的满脸通红,“我走啦,记得写作业啊。”
我从一楼跑到六楼,已经不停地在喘气,“为什么,因为初三所以要隔离啊!那么高”我看到初三学生走过来,他脸上还有没褪去的稚气,大大的眼睛,书包好像只装了几本书,所以单肩背着的少年,身上还穿着篮球服,我紧张的躲在上七楼天台的阶梯,当少年走到楼梯间时说了一句“为哈老丁要我去打篮球啊,我不会打啊,可能是充数吧”中间还戏剧性的站着,做着一个质疑的表情,然后就慢悠悠地走下去,书包还随着身体晃动,书包上满满的挂件也摇摆着,还掉出一个粉色的手帕,我不禁的笑了出来
“谁,谁在上面”少年马上捡起手帕,走上来,我意识到已经被发现了,就肆无忌惮的大声笑出来
“喂喂喂,你是谁,怎么没见过你”他脸已经红的不行了
“你先说。”我还不要脸地说,“好,我叫敖子逸,报上名来”“王瑜媛,很奇怪吧。”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我的名字,“不不不,我觉得挺可爱的啊,芋圆,芋圆好吃的嘞!”因为我的名字,让敖子逸想起自己好久没吃芋圆西米露了,说:“芋圆,我们去吃芋圆吧!”突然被cut到去吃东西,还是跟自己暗恋的人去。
“这是约会吗?”我在心里想着,想着想着,有点出神,“喂,你在想什么呢!说说看!”敖子逸好奇的说,“没没没,走吧走吧!”我虽然有点害羞,但是还是跟他去了,反正爸妈又出差了都不会理我了。
“老板,我要一碗冰粉,不,两碗。”敖子逸一进门,就要了两碗冰粉,一看就是常客。“不是说要喝芋圆西米露吗?”我疑惑地问他,“喏,你看,那里写着买完咯”敖子逸指着可移动的白板说,“哦,我没看到诶!”我发现自己的观察力自从看见敖子逸后变弱了,“是不是被你三爷我的帅气给迷住啦!三爷是我的外号,是不是很帅啊!”
敖子逸突然靠近我,我感受到了来自敖子逸急促的鼻息,我被吓了一跳,脸刷了一下变得红彤彤,回过神来,敖子逸已经坐在旁边吃着冰粉,我也开始吃了起来,“不亏是三爷点的”我从来都没有吃过冰粉,虽然看起来没味道,但是冰冰凉凉的,就夸了他几句,“哟,小伙子挺上道啊!”敖子逸听到我叫他三爷就顺道说了,“还不是三爷教导有方!”我自然而然地接了下一句,“好啦,吃完就快回家吧,我们两个小学生在外面不怕被拐啊!”敖子逸突然正经地说,“回家还不是一个人,作业也很快写完,那么无聊”我不禁说出一句破坏气氛的话,“你有手机么?我们加个QQ吧!我这脑壳真聪明,你写完无聊就找我”敖子逸说,“现在没有,但我可以回家拿手机加”
“149……,记得哦,欢迎骚扰,拜拜”敖子逸说完,对我笑了笑付了钱就准备走了,“哦,对了,上学不能来找我哦,我们要上初中哦,没考上要怪你哦,你可以放学找我”敖子逸转头跟我说,脸上还带着明朗的微笑,我还傻傻的说:“好啊,没考上怪我啊!”“哈哈哈哈,傻瓜啊,说笑的,回家吧,送你么?”敖子逸笑着说,“好啊!”我的脸呢?在线等。
走到御景街时,我一脸正经说:“你知道这里历史吗?”“不知道啊!”敖子逸一脸疑惑,“算了,这你也不想听,一个很无聊的故事”我敷衍的说着,敖子逸也很快不纠缠,心想:我就知道就是这样。
在聊聊哪家店好吃的过程中,我知道敖子逸有个同岁,但是他是初二的,叫贺峻霖,听说他特别喜欢吃,最喜欢吃兔头,长得很可爱,但对敖子逸来说贺峻霖的颜值还是跟他有差距。聊着聊着,到了我家小区门口,他送到这就打招呼走了,我也不好意思让他上去坐坐,也匆匆地跑回家,回到家,我开心到无法自拔,洗澡的时候,连热水放多了都不知道,直接泡进去,烫水也无法让我冷静下来(似乎不会冷静,热静也不对啊)。洗完,拿着笔记本看了会,开始写下一页:

2018.03.15
今天我鼓起勇气去瞄一眼他,没想到被他发现了,不过人很好,不仅请我吃冰粉,还送我回家和介绍朋友给我,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喜欢粉色手帕啊!还有我可以放学去找他啊!

今天不再孤单,因为有你啊!

虽然你失去了一个小小星球,但是你拥有了整个浩瀚宇宙。


a

时间是每年的9月9日(女主还有些肤浅,嘎快的喜欢敖子逸)
    4.简介后面还有句“乱炖”
    5.emmmmm,文笔渣,但是我有一颗幼小但又炙热的心.

小番外(女主的笔记,可能会有用):

   
2017.09.9
开学啦,又可以看到他啦,可真可爱啊!

2017.09.11
今天他在打篮球,虽然只是撞撞人,犯十几次规而已,但是还是很可爱啊!

2017.12.31
已经3个月20天没有看到正脸啦,只能下课望望窗外,他的背影。失望啊!




蝴蝶效应「祺鑫」

久违
做到三勿
比较长


 

    「想你了」

   “小马哥,那蝴蝶怎么喂啊,他吃什么啊”刘耀文小朋友自从抓住了蝴蝶就一直在纠结蝴蝶的事情
   “它可能喜欢吃火锅”马嘉祺似乎很了解这只蝴蝶,说着说着脸上出现了笑容
   刘耀文楞了一会,反应过来的时候,马嘉祺已经拿出装着蝴蝶的罐子到了天台,刘耀文看着马嘉祺把小帐篷搭起来,还把铺在上面的布拆掉,成为一个透明又密封的敞篷,马嘉祺缩在里面,小心翼翼地把蝴蝶从瓶子里放出来,蝴蝶出来后,在属于自己的小空间内飞来飞去,刘耀文站得很近,眼睛没有近视的刘耀文都没有看见蝴蝶在帐篷里,和透明的帐篷融为一体,但马嘉祺还是百分百抓住它,似乎是蝴蝶自主飞进马嘉祺的手里,马嘉祺看着那只小蝴蝶很乖地落在自己手上,情不自禁地笑了
    “没错,小马哥又笑了,小马哥笑了”刘耀文惊讶着想着,手还不停地抚摸着自己小心脏,说“OMG,我要回去看小猪佩奇冷静一下,自己定的目标竟然完成了,还超额了,耶”马嘉祺疑惑地望着眼前这个很像今天刚从医院出来的傻子,嫌弃了一眼,就把目光转移到了蝴蝶身上,马嘉祺看时间也够了,把蝴蝶放回瓶子里,回到自己的工作室,坐了下来,说了一句“怎么办,想他了”
  刘耀文躺在床上,给敖子逸发微信
——哥,在吗?
——在,找我有什么事
——今天早上起床,我给自己定了个目标,你猜是什么
——切,肯定是要看十集《小猪佩奇》呗
——不是这个,目标是要让小马哥笑一次
——不可能,我都不能不能完成,别说你了,上次我嘴皮子都说破了,小马哥就是不听,还在消极呢!
——我真的让小马哥笑了,今天去看一起抓的蝴蝶,还没进到小马哥工作室呢!只是聊了天,只是话题偏那只蝴蝶聊了一会,聊着聊着小马哥笑了,你没有看错,小马哥笑了
(刘耀文在发这个信息是特激动,手在抖,恨不得要把自己立大功的事情告诉其他人)
——啷个回事哦!蝴蝶真滴让小马哥笑了咯?你这小子会不会在骗我?
——没有,目标本来是笑一次,然后让蝴蝶晒阳光浴的时候,小马哥一把抓住蝴蝶,深情看着蝴蝶,笑了,没错,nice,又笑了,哥,我是不是干的不错
——可以啊兄弟,有我三爷的风范
——额…

   马嘉祺每天脸上都挂着一副笑容,与笑容格格不入的是手上一直拿着不放的蝴蝶罐子,那8个弟弟却一副像是一群老父亲看到孩子长大一样的欣慰,贺峻霖还忍不住得小声哭了,马嘉祺在阳台听到一声一声像兔子一样的哭声,马上就知道是贺峻霖哭了,站起来把蝴蝶抓起来,走到贺峻霖旁边,问他为什么哭了,贺峻霖眼角还有眼泪,说“没事就是觉得小马哥你又帅了”“其实你们觉得我天天拿着蝴蝶出来,是不是有点傻啊?”“没有没有”可以说求生欲很强了

   “没事,就是觉得那只蝴蝶与老丁很像,既坚强又让人着迷啊”
   是的,丁程鑫以极大的吸引力去折服马嘉祺
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
   他不停在想“长江国际是个什么神奇的地方”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
   他烦躁地想“为什么总是在想他”
  「原来我一直喜欢他啊!」
   “小马哥,快看,你那只蝴蝶,要飞出来啦”耀文喊道
   马嘉祺先是开心地笑了,随后脸色又沉重起来,他不想再次失去他了,马嘉祺马上跑过去,但是蝴蝶已经突破了那个瓶颈飞出窗外,转了个身,又直向外面飞走了
   马嘉祺无奈的笑了笑,刘耀文说“小马哥你不用去追么,你不是很喜欢么?”
   “不用,已经注定是要离开的,就不要逆转它的决定,让它走吧!”
   “小马哥你看,那只蝴蝶在外面呢!”敖子逸指着蝴蝶说
    马嘉祺跑过去,看见蝴蝶在天空转了三圈,又飞向天空,它做着和葬礼那天一样的动作,“这只蝴蝶还真是贴人意啊!真的很像老丁”敖子逸说
    “是啊,我怎又没想过呢?”
  
  3年后
    桌子上还是有那个瓶子,但少了那只蝴蝶
   “马嘉祺,你现在是一线的男明星了,有没有考虑过单飞啊!”经纪人说
   “没有,你做为我们五个人的经纪人,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?”马嘉祺说完看向瓶子,“我要把这个团坚持下去,为了这个团,也是为了他”
   “马嘉祺,我去找别人,你就另找高明吧”经纪人见马嘉祺不愿意,就提出辞掉经纪人这个职位
   “马嘉祺,马嘉祺,你在么”
    马嘉祺听到声音,就看了猫眼,小小的洞出现了一个蓬松的锅盖头,一个狐狸眼,马嘉祺颤抖的拉开门
    “你好,马嘉祺,好久不见”

   原来,你深爱的人,经过轮转,还会遇见,还会路过,还会相爱
   对马嘉祺来说就是:只要你是深爱着他,不论是重复多少天的想念和伤心,你永远都不会迷失爱他的路

蝴蝶效应「中」


「瓶中蝶」
  “小马哥,你还跳啊?都跳了几个小时了,还不带间断的”敖子逸累到倒地,汗不停在流,背上全部都是汗,敖子逸心里都明白这是对丁程鑫的愧疚,对他的怀念
  敖子逸面前的马嘉祺已经不是以前的马嘉祺了,以前的马嘉祺是对表演火力全开,对老丁百依百顺,现在的马嘉祺是一个堕落在黑暗中无法自拔,对老丁的愧疚,已经可以成为导致他放弃自己的生命的原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因为他爱他,所以他可以为他做任何事
  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小马哥”在门口传出刘耀文的声音
  “对啊!刘耀文这个小学生都看出来了,你怎么还看不到自己的改变呢?你在变,这个时间也在变,谁都不可以逆转,所以你回来嘛小马哥”宋亚轩也来“看望病人”了顺便还向马嘉祺撒娇,谁都知道这是宋亚轩为了马嘉祺回到现实撒的娇哭笑不得,赶紧向
“丁程鑫?你个傻子终于回来了,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”马嘉祺看到撒娇,以为是丁程鑫回来了,马嘉祺在笑,似乎回到了那个时候,丁程鑫天天在对马嘉祺撒娇,有时还会哈哈大笑,笑到头在马嘉祺肩上滚来滚去,虽然马嘉祺感觉很痒,但是一想到是自己可爱的宝贝不仅感觉不到痒,还会觉得他很可爱,是那么无忧无虑,能……这么大笑
“傻子你干嘛这么晚回来啊!我等了你好久诶!嘻嘻”马嘉祺一把抱住宋亚轩,以为宋亚轩是自己的丁程鑫
  宋亚轩哭笑不得,赶紧向敖子逸求救“怎么办啊!三爷,帮帮我呗!”
  “哦,谁叫我一身正气呢!”敖子逸很要脸的接了下句
   “喂小马哥,喂”敖子逸连拉带扯着马嘉祺,却毫丝不动“小马哥给你,这个肯定你要的”敖子逸拿出乖乖牌糖果向马嘉祺说着
   刚说完马嘉祺一把拿住糖,看着看着眼泪就大滴大滴地往下掉,“阿宋对不起把你认成老丁了,真的对不起”说完就把头埋进腿里,腿中很黑,但马嘉祺并不这么认为,因为他手上拿着希望,拿着光,那个光就是丁程鑫的糖,马嘉祺又想起,自从第二人生拍完后,丁程鑫就开始独家售卖乖乖牌糖果,每“买”一个,就会说“乖孩子”,那时马嘉祺拿一个时,他会说“不给你”马嘉祺会反驳他说“为什么啊我没有诶”丁程鑫说完一句话后,马嘉祺就把糖放下,脸红红的,只因为他说
“不给你糖是因为,怕你吃饱,你就不能吃我啦!嘻嘻”
  回过神来,马嘉祺把泪擦掉,站起来说“谢谢,谢谢你们还愿意等我,我要抓住他心中的蝴蝶,你们来吗?”
  “来,肯定来,对吧!”宋亚轩一口答应,其他俩个随后也答应
  几个小时后在工作室,多了一个瓶子,里面装着一只白蝴蝶,白蝴蝶没有像其他蝴蝶一样想挣脱束缚,重获自由,它就静静的在瓶边贴着,看着门口,期盼着某一个人的出现,如果你静静地看着它,一动不动,你可以发现,那只蝴蝶心率比其他蝴蝶还要多,可能是在等心上人吧,对他很是心动。
          这可真有意思啊
“咚咚,我想你了,如果让我从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,嘉祺懂了吗”



现在写文很慢,因为龙王“不唱《宁夏》”


陪敖子逸成为世界中心
我的愿望是
当小龙王一辈子的小龙女
逐渐意识到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小龙女……连自己老大受欺负都不是第一个知道诶

「祺鑫」蝴蝶效应(上)

勿上升真人
勿上升真人
勿上升真人
都是假的(正经)
手笔渣,更长期文就更渣。
不喜勿喷

    他只因为爱他,所以想他,只因为想他,所以才坚持下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前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走出来·遇见你」

   “人死了不能复生,走出来”
   “这是意外,没事的,至少是做好事”
   “他会祝福你的呢!你要……加油
   “天是这样的,谁都不能控制,可能没这个命吧”
   “我平时虽然不经常说话,但是他一直在鼓励我,嗯,加油,用他的话是这样讲的‘I hope you go along this street’”
   “别这样,他走了我也不想,你伤心,弟弟们也伤心的”
   “都是成年人,你们大人要照顾我们未成年,要关照我们的心情啊!对不起,我的眼泪滴到你的衣服里了”
   “嗯,《第二人生》他演过了,但他没有真正的第二人生”

   在黑色气氛中,白色蝴蝶被檀香吸引过去,在黑色显得不和谐,全部人从伤心情绪中转移到那只雪白的蝴蝶,似乎像一个独特的存在,当蝴蝶感受到上百的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时,蝴蝶突然围着一个棺材转三圈,似乎在进行什么仪式,转完后,蝴蝶向天空飞去,一会就不见影子,与天空融为一体
   而在马嘉祺眼中,蝴蝶的影子还在天空围绕,马嘉祺在那一瞬间想到昨天丁程鑫对他说的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前一天
   “喂,阿宋有新歌了,丁,要听吗”马嘉祺慵懒的声音说着
   
    “好啊,嘉祺,我跟你讲哦,今天路过花园的时候,好多蝴蝶突然围着我诶,当时被吓了一跳,但是我后来就超喜欢这些蝴蝶的耶!为什么它们要围着我呢?”丁程鑫疑问地看着马嘉祺,眼睛充满了小星星,让马嘉祺一下没了神
    “因为……,你长得好看”
    “嗯,不过这就是…………今天我迟到的……原因”丁程鑫很小声地说着
    “你这只狐狸啊,我拿你有什么办法呢”说完就摸摸丁程鑫的头,马嘉祺觉得丁程鑫的头发很蓬松,所以在他的头上停留了许久,似乎快摸不到了,他贪恋着丁程鑫的气味从几年前到今年刚刚成年,气味一如既往的香,似乎丁程鑫天生就是为遇见马嘉祺所“喷的香水”
     就是这该死的气味,该死的香味,让马嘉祺沉迷于丁程鑫有3年之久,就是这个该死的味道,让马嘉祺在那一刻流下无尽的泪水
  为什么,马嘉祺那一刻会感到后悔
  感到忧愁
  感到绝望
  那只有你爱一个人爱到深处,爱到无法自拔,爱到死去活来的时候,你,就能知道他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和痛苦
  因为你的爱人在平平淡淡的日子,一样喧哗的街道上关进一个大箱子里,里面充满了檀香,永远不会起来,永远在那个无限黑暗中睡着
   
   出道了这么久的马嘉祺,第一次在18楼呆这么久,平时都是看看老师就走了,只因为这是他和丁程鑫的开始,充满热汗和激情的地方就是他一辈子不会忘的地方
  “小马哥,就知道你在这里,来,这是你的饭,我答应…………”敖子逸突然从后面说话,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自己就脸色发白,接着说“我答应那几个小孩要照顾你的”
  “谢谢,其实你说出来也没关系,毕竟人都是这样,没有一个人能活到永恒,吃吧,吃完,你跟我一起再排一次舞吧,这是我第一次要求你做的事”马嘉祺脸上毫无血色说着话
  从一开始,敖子逸就一直抑制着自己不要提丁程鑫,可是马嘉祺还是看出来了,不是敖子逸控制不住自己,是马嘉祺忘不了丁程鑫,丁程鑫是他的心结,是他的根。
一棵刚满100岁的树,在一朵人见人爱的小花的陪伴下,又过去了100年,小花已经坚持不住了,渐渐枯萎,大树在默默地抹着泪,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,因为小花最后跟他说,“好好的活下去,我会来找你的”是的小花一定会回来的,但是大树似乎想去找他。因为,他已经离不开他,离不开这个相依多年的伴侣,最终都会分开,别说他们了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岁月神偷》
    时间是个让人措不及防的东西,有时有风雨有时雨,争不过朝夕,又念旧往昔。
       你走了,蝴蝶还在飞舞,我还在等你